<input id="11661"></input>
    1. <acronym id="11661"><form id="11661"></form></acronym>

      藥師寺寬邦 僧侶 歌手 一席第700位講者
      為了逃離成為和尚的命運安排,我選擇了音樂

      大家好,我是藥師寺寬邦。請大家多多關照。今天,我就用大約四十分鐘的時間,和大家分享人生回憶中的故事和音樂。

       

      在日本愛媛縣有一個叫伊馬原的地方,我在那里的海禪寺邊做副主持邊進行音樂活動。關于我作為和尚唱歌的經過,我想我今天會慢慢解釋的。

       

      我的父親是一名和尚,經營著自己的寺廟。

       

       

      說到日本和尚或寺廟,規矩真有些奇怪。我是我父親唯一的兒子,“你將在這里繼承寺廟。”嗯,自從我出生起就被決定將來要成為一名和尚。

       

       

      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以為我會像大人說的那樣去繼承這里。但是進入青春期后,我覺得如果按照這樣的軌跡發展,人生豈不是太痛苦了。而就在那個時候我接觸到了音樂。

       

      為了逃離成為和尚的命運安排,我選擇了音樂。從大學開始就認真地舉辦各種音樂活動。畢業后我和音樂學校認識的朋友,組成了一個名叫Kissaquo的樂隊,正式作為音樂人開始活動,發行CD唱片。就這樣持續了15年。

       

       

      在成為和尚的過程中,我的人生出現了兩次大的轉折。

       

      首先,我們第一次巡演的時候,我記得很清楚是在九州的購物中心里。有一位觀眾因為我們的歌留下了眼淚。演出結束后的簽名會上,我得知這位觀眾是一名六十歲的老人。他說:我忽然想起了我的爺爺、奶奶,我很久沒有想到他們了。他告訴了我這樣的心情。

       

      我想,如果我的音樂能讓對方想起重要的人,這就和我父親作為和尚所做的法事沒什么不同。我忽然意識到,現在,我做的唱歌這件事,或許和和尚做的事情是一樣的。我開始對佛教產生了興趣。

       

      在那之后,我們簽約了唱片公司,轉到東京工作。出道后我開始和很多人合作,一起制作音樂。

       

       

      畢竟,我認為人生90%的麻煩可能都來自人際關系。那個時候,我突然和許多人一起合作,不同的人看法不同。

       

      到底什么才是正確的?我開始無法理解自己,我為什么要制作音樂?我想通過音樂傳達什么?我第一次討厭音樂,那時我以為我會放棄。

       

      或許原本就是為了逃避現實而開始做音樂的吧。碰巧那時樂隊成員生病了,活動被暫停,意外地讓我經歷了最為挫折的痛苦時光。

       

      那時,我手捧著有關佛教和禪的書籍,日復一日地讀了很多,并把我當時感受到的勉強寫成了一首歌。雖然是我絞盡腦汁譜寫的歌曲,但當時根本不能很好地唱出來,所以被放置在一邊了。

       

      這些感受被我用歌曲的形式表達出來后,我感覺神清氣爽,這是我第一次面對自己內心而創作的曲子。下面請大家一起來欣賞這首歌《我》。

       

      人啊 不管誰都有秘密

      欺騙 傷害 受傷

      這都是我

      不管回憶多么的痛苦

      過去是無法改變的

      我們只能向前直視命運

      將那一天映射在眼里不斷蔓延的黑暗的前方

      把道路上丟棄的夢想和回憶收集起來

      一定能從中找到活在當下的答案

       

      在時空中 變化的不變的事物

      不再需要去分辨它們

      讓我們接受一切活在當下吧

      因為我是

      獨一無二的

       

      之后,我在三十歲的時候去修行了,在京都的安田市山的天龍寺。我在那里修行了兩年,期間放棄了所有的東西。說真的,過著普通的生活,并獲得各種經驗是非常有價值的。

       

       

      修行期間,我們一般四點起床,喝粥,做清潔等各種工作,或者做一些田間工作。主要的訓練是坐禪,每天都要持續到午夜。這樣的日子我堅持了大約兩年。這對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經歷。其實當時我已經結婚了,但是我離開家人,拋棄了一切,也停止了音樂。

       

      這兩年對我來說是人生中非常寶貴的時間,我能夠坦率地面對自己,這是只有我自己的兩年。那時,我認識到我是從心底喜歡著音樂的,并且我想即使成為了和尚,我也會通過音樂進行表達。

       

      修行結束后我回到了家鄉,作為副主持一邊支撐著寺廟,一邊重新開始音樂活動。

       

       

      那之后制作的歌曲,大多關于那些對我來說短暫而重要的存在。朋友、家人和故鄉,它們自然而然地存在著,我常常唱一些與我同在的東西。

       

      下面這首歌包含了我想要傳達的核心。我認為生命中最重要的是聯系,因為自己與他人的聯系,我才真正認識自己。我認為生活就是聯系。我感謝包括自己在內的所有聯系,珍惜這些聯系。這首歌包含了我努力不去忘記這些的心情。

       

      下面請大家聽一下以聯系為主題的歌曲吧。

       

      我感冒的時候

      你用手撫摸我的額頭

      在我失落的時候

      你用手擁抱我

       

      即便在我變得無法相信任何人的時候

      你還是跟往常一樣接受這樣的我

      直到最后也松開你的手

       

      這只手是為了支持、幫助而存在的呀

      在接下來的道路上為了分享這件事

      想要和你一起生活下去

      這只手再也不會松開了

       

      在我作為和尚進行音樂活動的同時,我還嘗試了把佛經改編成歌曲,通過這種方式來表達。

       

      關于這個經文,我今天有機會想談談。最初,我在修行期間曾有過一個想法,就是化緣訓練。化緣也就是,大約四個和尚在街上發出“huo——”的聲音。這是佛陀教義解救世間的一種修行。

       

      修行期間,閱讀是不得不做的,化緣也一直有在進行。那時我們四個人會一起發出“huo——”的聲音。因為我喜歡食物,所以我在訓練時常常帶上一碗米飯,我覺得很開心。

       

      那時我和很多和尚一起接受修行,我發現許多人在一起誦經的時候,聲音的重疊非常動聽,充滿了能量。我覺得人的聲音是有力量的,這個感受扎根在我腦海里。

       

      “如果在佛經中加入合聲伴奏效果會怎樣呢?”我一直有這樣的好奇心。

       

      四年前的一次演出,我第一次嘗試了般若心經,這是日本最廣為人知的經文。我想試著給它加入合聲,第一次這樣嘗試了。

       

       

      我當時想,這樣的事僅此一次就好了,畢竟改變很久以前流傳下來的傳統是需要勇氣的。但是當我唱起般若心經時,有很多觀眾非常興奮。一開始大家還很驚訝,漸漸地就雙手合十跟著合唱,這讓我很驚訝。

       

      在那之后,視頻在網站發布了,各個地方都有反響,而且在中國的很多地方傳播,海外的人也都聽到了。我只是在日本嘗試了般若心經,但音樂卻超越國界傳播到中國,真的非常感激。

       

       

      就這樣,我作為和尚在唱著歌,我想以一種自己能表達的形式進行傳遞。因此一直到現在,我都嘗試著改編佛經。

       

      我之前說過聯系是最重要的,般若心經就是一部有關聯系的佛經。人只有通過自己與他人之間的聯系才能確認自己的存在,這就是般若心經的根本——“空”的思想。

       

      這首般若心經由無數的人聲疊加而成,每一個人聲都代表了一個人的存在,這些合聲與行蹤重疊,或許就組成了我們現在的社會、世界。正因為他人的存在,我也存在著。

       

      那么,我想請各位聽聽下面的歌曲,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您在聽歌的同時也能一起唱。這是去年日本niconico的音樂活動中制作的《般若心経 cho ver. テクノ法要 REMIX》,負責電音技術的也是一名和尚,朝倉先生。

       

      現在我仍然是海禪寺的副主持,我的父親是主持,總有一天我也會成為主持,守護海禪寺,守護我的家鄉。

       

      我想我還會繼續音樂活動。我希望將兩個世界的世界觀結合起來,用佛經和自己的語言繼續創作音樂。

       

       

      把誦經和音樂結合在一起其實非常困難,但是我想,這樣可以將音樂帶到般若心經和其他的佛經世界,成為大家接觸佛教的的機會。

       

      事實上,我們今年將在中國舉辦演唱會,我將在九月再次來到杭州,希望大家能再次聽到我的歌曲。

       

      最后,我想再唱一首由佛經改編的歌曲。世尊偈是觀音經的后半部分,也叫作普門品偈。在日本世尊偈和般若心經一樣廣為人知,如果說般若心經是“聯系的經”,那世尊偈就是“救贖的經”。

       

       

      在世尊偈中,“念彼觀音力”這句經文出現了13次。這是要我們將觀世音菩薩銘記于心,念誦觀世音菩薩的圣號,這樣觀世音菩薩就會變化為33種不同的化身,將我們從各種苦難中拯救出來。

       

      我想這并不是說只有觀音能夠拯救一切。我自己的生活里,也經歷了很多事情,有好事也有壞事。而音樂就是我修行的一部分。

       

      事實上,日本的佛教正漸漸地遠離日常生活。我想我的音樂要是能成為人們接觸佛教的一個契機就好了,并且能夠在忙碌的生活中得到片刻空閑。但是我并不認為佛教會消失。因為人是唯一會祈禱、許愿的生物,并以此為根基生活著。

       

       

      如今日本寺廟、和尚的形式也在不斷地變化著。我這代的和尚正在以各種方式進行著傳播。我是通過音樂,其他和尚通過書籍、酒吧等。

       

      我通過這些活動與許多人相遇,建立聯系,也得到了許多激勵。今后我也會將這其中的經驗以音樂的形式傳遞給大家。我想,在聽我音樂的觀眾心里能留下點什么就好了。

       

      最后,我想唱這首歌。我把世尊偈進行了改編,加入了很多聲音,請您聽聽最后這個版本。

       

      非常感謝,再見。

       


       

      【會員專享】

       

       

      加入一席會員,觀看更多精彩內容。

       


       

      +完整演講稿
      僧侶在唱歌
      #音樂 /杭州/2019.06.15
      為了逃離成為和尚的命運安排,我選擇了音樂
      評論(34)
      發表評論
      opus.#12
      0 0
      ins都是這哥的廣告
      2019/08/16
      回復
      取消 回復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熱心市民費先生
      0 0
      沒想到是流行樂。
      2019/08/11
      回復
      取消 回復
      江小白
      0 0
      喜歡
      2019/08/10
      回復
      取消 回復
      風繼續吹
      0 0
      好喜歡日語
      2019/08/08
      回復
      取消 回復
      查看更多評論
      視頻推薦
      58′18″
      都是些沒魂沒魄的歌
      宋雨喆
      #音樂/ 深圳/2019.04.20
      33′48″
      原野
      莫西子詩
      #音樂/ 武漢/2014.04.12
      63′27″
      敦煌
      樊錦詩
      #文化/ 上海/2015.11.22
      52′57″
      搖啊搖,搖到外婆橋
      阮儀三
      #建筑/ 上海/2016.08.21

      一席鼓勵分享見解、體驗和對未來的想象,做有價值的傳播。2012年成立于北京,一席現場演講,目前在北京、上海、廣州、杭州、深圳、武漢、香港、臺北等城市舉辦。

      野狼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