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11661"></input>
    1. <acronym id="11661"><form id="11661"></form></acronym>

      梁永安 學者 一席第294位講者
      不怕錯愛。我們人生不可能每一步都踏對。

      01

        不等待的人其實沒有真正的幸福

       

      現在開始來談一談第二部分,就是等待,還有錯愛。

      首先看等待。在我們傳統社會是沒有等待這個問題的,一個女孩子十六歲左右就結婚了,女大男小,男的十三四歲也就結了,等于還沒成人就在一起了,所以沒有等待的問題。

      現代社會變化就大了。前兩天我在上海做講座的時候,婚姻登記處的主任提供的資料,現在上海金山區的平均結婚年齡達到了35歲。我聽了覺得有點震驚,因為以往一般都是在二十六七歲左右,一下子推后了這么長時間。

      二十三四戀愛,二十六歲結婚,這可能是原來的一個節奏。現在是30歲以上的話,意味著你要有七八年甚至是十年的戀愛,然后才能進入婚姻。這里面就有一個等待。

      還有一種等待,就是沒有戀愛,我一直在等待一個真正的愛情

      今天跟以往不一樣,15歲開始基本上就接收各種信息,經歷各種社會的變化,跟傳統對比起來,已經進入了一個成人的社會里。盡管是在學校,但是在另外一個意義上說也是一個社會人了,然后你就開始在這么長的一個時期里游蕩、成長。

      如果是站在一個傳統的心態上,我們對這種等待就特別焦慮,很多人就覺得我怎么還是個單身狗,我怎么還沒遇到自己的真愛。22歲沒找到,到了25歲、26歲還是一個光棍,30歲以前應該生孩子了,結果什么都沒有,倒逼過來,把自己搞得很緊迫。

      這就是今天社會里面的一個現象。戀愛的人需要等待,還沒有戀愛的人也需要等待,不等待的人其實沒有真正的幸福。

      在等待的過程中,其實我們加深了對社會的認識、對文化的認識,也是加深對自身的一個認識。在建立一定的個體判斷之后,然后再去戀愛,這個戀愛內在的質量就比較高。

      我們看日本導演小津安二郎,今天講的所謂的大齡女青年的婚姻,在他的電影里面是經常會出現的,比如《晚春》,特別是《麥秋》。

      《麥秋》里面的紀子28歲了,還是一個人。有人給她介紹一個很有錢的男人,43歲,她不想跟他見面。為什么不想跟他見面呢?電影后面,最后她真正決定跟另外一個人結婚的時候她才說出來,說一個男人43歲還一直在社會上不定、游蕩,讓人心里面總是覺得不放心。

      就是這么一個女孩子,她哥哥的好朋友被派到日本東北部遠處的一個醫院去當醫生,最后的時刻她代表全家去給他送禮物。那個醫生有個妻子,去世了,留下了一個小女兒。

      醫生的媽媽忽然跟她提起,說心里一直有個夢想,如果她能做他兒子的媳婦,對她來說是多么幸福。這個婆婆其實只是說一說,因為兒子要走了,最后把心里話說出來。

      結果沒想到,紀子聽了以后,沒有絲毫的猶豫,一口就答應下來了。回到家以后,全家都反對,但是紀子就說,他媽媽這么一說,她心里就覺得這個男人是自己一生可以相伴的人,所以沒有絲毫猶豫就答應了。

      紀子:可是,謙吉的媽媽對我談起這件事的時候,我就自然而然有了這樣的想法。不知怎么的,我突然感到我能得到幸福。——所以我就答應了。

      志夏:……可是,你去了那邊不后悔嗎……?

      紀子:我想不會。

      康一:一定不后悔嗎?以后不會覺得可糟了嗎?

      紀子:不會!

      等待等待,要等待到你真正的那個人,而我們今天的人是經不起等待的。在焦慮中,忘記了自己的發展,好像我在等待的人他也在等待,就這樣喪失了自己大量的生命的成長。

      本來這個時間你可以好好地去學學攝影,去聽聽音樂、看看話劇、弄弄電影,出去旅行,這是歷史在這個階段給你的一個機會,但是很多人不認為這是個機會,認為是自己的一種災難,或者說是自己的一個痛苦,這就錯位了。

       

       02

        不期待就是最好的等待

       

      真正能夠獲得幸福的人,他首先自己要活得很幸福,他在一個人的生活里面也能夠過得很豐富、很飽滿,然后才會看到另外一個相等的人,才能在這個過程里面彼此感受、彼此鼓舞,而不是說一個人特別稀缺,一個人特別地緊迫,認定別人是你的救星。

      很多人在半路上不等了,在腦子里已經預設了一個節奏,到了什么年紀就接受什么,所以自我打折的情況特別多

      這樣的情況下會產生大量的問題,比如說覺得差不多了,這個人還可以,那就行了。其實你不知道在幾年之后有另外一個人,真正讓你幸福的人在遠處會出現,但是你完全不知道,已經放棄了。

      我們今天特別缺乏一種等待的能力,所以離真正的幸福就很遠。其實一個人在這個世界上就是兩個主要的目標,一個是找到一件在這個世界上自己最喜歡的事情,而這個事情正好又是有社會價值,在這個時代是有意義的;

      另外一方面就是找到一個人,這個人跟自己在情感上、精神上是特別契合的,能夠一起往前走的,能夠“1+1>2”、能夠產生精神迸發的這樣一個人。

      在很多情況下,尤其在青年時期,先找到那個事情是最重要的,你把那個事情找到了,然后那個事情里邊有人,比如說兩個都是喜歡電影的、喜歡藝術的、喜歡探索的,會在這條路上相遇、一起走。人是不同的,在不同的路上你會遇到適合你自己的人。

      但現在很多情況下是顛倒過來了,在年輕的時候把找人變成了自己生活的一個主題,忙著找人,事情根本就云里霧里,這樣的話就使我們在生活里面產生了巨大的朦朧,巨大的失去。

      所以在今天,有時候可以說不期待就是最好的等待。什么叫不期待呢?就是說你不要去想找那個人,先把整個的精神都放在事情上,然后在這個過程里面,人就出來了。

      我很喜歡的一個電影叫《窈窕淑女》,喬治·庫克導演的。電影里那個教授希金斯,他說自己特別不喜歡女人,他覺得女人又煩又啰唆又任性,稀里嘩啦一大堆缺點。這個音樂片里面他那段唱詞,把女人形容得一塌糊涂。他自己專心致志地搞他的語言學研究,好像是一個屏蔽了女性世界的人。

      他是一個很專業的語言學家,有一天他突然對在街上賣花的伊莉莎有興趣了。伊莉莎說話很粗野,方言口音很重,所以他就想把她作為一個試驗品,對她進行語言矯正,把它變成貴族語言,讓她變成一個淑女的風格。

      所以希金斯后來就跟伊莉莎訂了一個契約,訓練她,開始一個字一個字教發音。兩個人一天一天在一起,一天一天互相教和學,感情漸漸地、不知不覺地就出現了。

      所以你看伊莉莎愛上希金斯了,希金斯其實已經感知了,但是他自己不知道。所以到最后伊莉莎很生氣,跑掉了。

      沒有你樹上照樣結果,海水照樣拍打海岸,沒有你詩人們還會生活下去,西班牙的雨照樣下在平原上。沒有你他們都不會受影響,我也一樣。

      這個時候希金斯每天看不到她,感覺不到她的氣息,才忽然發現自己離不開她了。影片最后兩個人走到一起去了。

      這個電影是非常好的,它不是那種戀愛模式。很多生活里面都是先確定一個戀愛,然后按照戀愛這個模式一點一點地進行。但這個電影不是,愛情其實是在悄悄地發生,它是在事情里面一點點一點點地發生。

      一旦一個事情把它挑明了說是愛情的話,立刻愛情的程序化就來了,送花、請吃飯、一起干什么,會人為建構出來一個生活的模式,有時候還達不到愛情,但是已經把它建構成愛情了

      當然也會產生一種情況,就是你建構起來,經過努力,確實也會發生感情,但是很多情況下會人為地變成一個——就像我們今天大城市吃的水果都不是自然熟的,像芒果,都是在樹上還是青的時候摘下來了路上催熟的,所以那個味道、那個香甜度比原生的差得遠了。

      今天很多戀愛里面都是催熟的戀愛,都是沒有真正地達到愛情的那個成熟度,但卻把它約定為愛情,然后去進行。

       

       03

        等待使人變得可笑,但又使人在單純中成長

       

      等待中的人有時候會愛上一個人,這個人對他沒反應,但是他等待,他努力,所以他整個生活的中心就變了,他變得在常人看起來很可笑,做出一些傻事來。但是這個傻事里面,他內心又特別地美,人就在這個純度里面成長。

      成長到最后,他沒有得到那個人的愛情,但是會意外地因為自己的這種單純被別人看見,會在無意中實現真正的他應該找到的那個愛情

      德國作家黑塞有一篇不太被人注意到的小說,但也是他的一個名作,《婚約》。

      《婚約》里面一個布店的伙計叫翁格爾特,個子長得高,但沒什么其他特長,他愛上了來店里的16歲少女迪爾蘭姆。

      迪爾蘭姆根本就不喜歡他,但是她享受他對她的愛,翁格爾特就被她鼓舞,覺得她好像不拒絕,所以就報名參加教堂的唱詩班。人家都是小孩子,但是翁格爾特自己也跑去。那些小孩子也知道他的來路,都開始讓他發生各種搞笑的場景。比如說合唱的時候給他一個箱子墊著,讓他變更高,像個電線桿子一樣的,顯得特別突出,看著很可笑。

      翁格爾特對這次郊游早就寄托了很大希望。這次他甚至有勇氣詢問迪爾蘭姆小姐是否也去,并且問話時居然沒有口吃。“是的,我當然去。”漂亮姑娘平靜地回答,然后又添了一句:“剛才您不難受嗎?”說著忍不住想笑,于是不待他答話就急忙走了。

      結局的時候,他們唱詩班郊游,一幫孩子就故意地惡作劇,讓翁格爾特跳起來抓著那個樹干,離地好遠。翁格爾特膽子不算大,但是一看迪爾蘭姆在這里,一下子來了勁兒,被大家舉著到了樹上,抓著樹枝,高高地懸著,底下的人高興得不得了。

      一會兒懸不動了,但底下越發高興。摔下來的話會很疼,又不敢摔下來,一開始假裝笑,最后慢慢地哀求大家把他接下來,大家都不理他,都在笑。

      這時候翁格爾特才發現,笑得最開心的就是那個迪爾蘭姆,心里一下子知道了,手一松,掉下來了,渾身摔得酸疼。

      本來這是一個很悲劇的結局,但是另外有個姑娘過來把他扶起來了。這個姑娘叫波拉,平時翁格爾特根本就不注意她。波拉扶著他,非常地同情他,心里也心疼他,覺得他被大家戲弄。

      這時翁格爾特才深深地感覺到,原來這樣的女孩子才是自己應該一起生活的人。

      一個人在這種等待里面,確實是讓你過了不一般的生活,變得有目標了,但這個目標實際上是你的假目標。如果翁格爾特真正地娶到了迪爾蘭姆,那也是個大悲劇。

      但是在這個過程里邊,人避免了社會的各種復雜化,心里面就形成了一種非常清澈的狀態,渡過了我們人生可能會特別分化的一個階段。波拉為什么會喜歡翁格爾特,就是看到他這種透明性,看到他的這種單純性,所以這兩個人走在一起。 

       

      04

        等待本身聽起來很優美,但實際上可能也有很殘酷的一面

       

      但是,等待中也不僅僅是好處,等待中也許隱藏著你人生中一個特別大的錯愛

      你很愛這個人,覺得這個人怎么怎么好,但實際上正因為你沒有跟他真正地有一個比較深度的共在的空間,或者這么一個時間,所以誤看一個人的概率確實是相當地大。

      像我們以前教過的學生,她在上海,跟北京的一個男生網戀,戀得太熱烈了,每天晚上打電話,特別好,特別依戀。差不多半年了,終于到北京來見個面,一見面,渾身冰冰涼,一看一點都不喜歡,那感覺完全不一樣,傷傷心心地回去了。

      這種情況也是很多的,所以我們說等待本身也是需要一個非常強的自省的過程

      美國作家舍伍德·安德森寫的《曾經滄海》,艾麗斯,很單純的女孩子,結果跟內德這么一個人愛上了。這個男孩子后來跑到芝加哥打工,兩個人約定以后一定要回來,一定要在一起。艾麗斯就在等他,腦子里想象內德天天怎么思念她。

      內德到了芝加哥以后,一開始還寫些信,后來就沒音信了。艾麗斯總是自我設定,她總是想我是一個好女孩,我一定要等他,我要做個好女孩——這已經不是對對方的期待,而是對自我的認定。

      到她二十幾歲的時候,遇到一個中年紳士,三十多歲,這個紳士就請她去喝咖啡。她想我是一個現代女孩,去喝咖啡不要緊的。

      后來喝了一天又一天,喝著喝著,就忽然發現自己有點依賴性了,她覺得這樣下去的話就會發展出另外一種關系來,她忽然想起來我是一個好女孩,我不應該這樣做,然后就斷然不跟他喝咖啡了,天天晚上在家里看書、干活,一直到了二十七八歲。

      有一天電閃雷鳴、暴雨如瀉,一下子人產生一個龐大的欲望,在房子里面把自己的衣服全脫光,然后沖入狂風暴雨,沿著那個城市的街道狂奔,看到那邊有一個男人走過來,大聲地喊“你要等待我”。

      艾麗斯開始奔跑起來。一種狂野和絕望的感覺抓住了她。“我才不管他是誰。他也是一個人,我要靠近他。”她想。也沒停下來思考一下自己的瘋狂舉動可能會產生什么后果,她就輕聲開口了。“等等!”她喊道,“別走開。不管你是誰,請你一定等等。”

      一個人處在這種崩潰之中,但是這個崩潰也是一種猛醒,人在自己的約定里邊這種被壓抑的痛苦,終于像火山一樣爆發出來。所以她的這個等待是她一生中最大的悲劇,為了證明自己好而去堅持一個虛無的東西。

      兩個人在談戀愛的時候,經常會用這種自我想象來相互對待,其實內心積郁的這種艱澀越來越多,這種堅持、這種等待會使人導入一個非常傾斜的方向,人為了不傾斜勉強支撐自己,要花費太多的生命力,終于支撐不住的時候,就轟然倒下。

      古代社會沒有別的選擇,像什么薛仁貴征西,王寶釧在窯洞里等他17年,我們就歌頌這種。等待本身聽起來很優美,但實際上里面可能也有很殘酷的一面,對我們生命來說,可能也是一個巨大的陷阱。

       

      05

        錯愛往往就來自你的想象,來自你對愛人的那種設計

       

      錯愛有時候的來源不一定是對方不好,而是我們自己腦子里的前置圖景有問題。

      其實我們每一個人通過自己的成長過程,小時候的閱讀過程,會在心里建立起一個理想愛人的基本想象。當你遇到一個人的時候,這個人如果是高度貼合你原來的那個想象,你會迅速地愛上他。

      但是問題就在這個想象,你要實現的愛情往往不是真正地愛那個人,而是愛自己對于愛人的那種設計。這個人其實不是這樣的,可能只是其中一部分跟你的想象有點小疊合,但你會完形,就像格式塔心理學里提到的,你會把小小的一點給它構造出來一個更大的整體,然后得出一個結論來:“他是一個……”,其實不是的。在很大程度上,錯愛往往就來自于這種腦子里的前置圖景。

      我們看馬克·韋布拍的《和莎莫的500天》,這是非常有名的一個電影。

      男主人公湯姆正在開會的時候,看莎莫進來了,湯姆一看到這個女孩子,忽然覺得她就是自己一直期待的人,看她的樣子,非常獨立。

      如果他看到了其他看不見的那部分的話,他會迅速地離開她,但是他看不見。他看不見什么呢?他看不見莎莫很小的時候父母就離了婚,所以莎莫內心里面對婚姻是一點都不相信,對愛情也是一點不相信的。

      莎莫有一個本事,她喜歡一頭長發,她的頭發長得非常好,但是她最大的能力是想把它剪掉的時候,就絲毫不猶豫地把它剪掉,這個剪掉的能力很可怕。很多人在現代社會里面,告別的能力遠遠大于相愛的能力

      但湯姆不知道這些。一次唱歌,莎莫唱了一會兒以后忽然就讓湯姆去唱。結果湯姆唱的歌莎莫很喜歡,兩個人就在這個瞬間忽然覺得靠得很近,所以后來走到一起。

      但是之后就不一樣了,因為莎莫本身其實是不相信愛情的,不相信愛情的人有一個大的特點,就是戀愛的時候他可以一會兒很熱烈,一會兒也可以無所謂,這種起伏不定對湯姆來說是非常不適應的,跟他的理解是完全不一樣的,所以他就完全不明白為什么會這樣。

      這個電影結局,最后莎莫毅然跟湯姆分了手。分了手以后,湯姆以為她是一個不會結婚的人,沒想到她很快就和一個不愛的人結了婚。對莎莫的世界來說,結婚、戀愛不是一個要深情投入的問題,本身就是一個虛無縹渺的東西,這是湯姆完全不了解的。

      我曾經做過一個夢,我在飛。開始的時候我只是跑,那么快,就像超人。漸漸地面變成了陡峭的巖石。我跑得太快了離開了地面。我飛起來了,很奇妙,奇妙且真實。感覺很自由,很安全。然后我明白了,我是一個人。然后就醒了。

      我們現代社會里面人是彼此看不清的、碎片化的,我們看不到一個完整的人,都是瞎子摸象一樣地以一個片段去判斷這個人。用這種格式塔心理的完形,你充滿了失望。這個失望就在于你的前置圖景跟這個人后來呈現出來的東西越來越不一致。

      你又不能不愛,不能說把一個人完全看清楚了再跟他去怎么樣,完全不可能的。你只有跟他愛起來才能發現他,你不跟他愛起來就根本看不見完整的他。我們現在就處在這么一個大的悖論里面。

      所以有些人就感嘆,怎么這個男朋友以前跟現在完全變成兩個人了,其實他就是那個人。

       

      06

        不怕錯愛,就看你能不能在這個過程里讓自己更堅定,讓自己不抱怨這個世界

       

      但是,既然有了錯愛,有時候會出現一個東西,就是對錯愛的堅持會完成個人的自我拯救。在大錯中你會發現更好的自己,特別是堅強的自我。

      我們看意大利作家皮蘭德婁,他是一個著名的劇作家,但是他也寫小說,他的《西西里檸檬》寫得特別好。

      西西里的一個長笛手叫密庫喬,是一個很樸實的男青年,他愛上了苔萊季娜。苔萊季娜很有唱歌的天賦,但是家里很窮很窮,學習音樂需要很大一筆錢。你看密庫喬,他把自己全部的家產,甚至遺產、房子賣掉,資助自己的戀人去學習。

      最后苔萊季娜到了羅馬,變成一個特別著名的歌唱家,五年之后她都沒有回過西西里。密庫喬要看一看自己的未婚妻,所以帶著西西里島最好的東西,也是表達愛情最好的東西——檸檬——去羅馬看他的未婚妻。

      到了以后,人家一看他鄉巴佬的樣子,就把他接待到劇院的廚房,讓他在那兒等。外面的劇場人聲鼎沸,都是喝彩聲。后來他從外面悄悄地看了一下,看到他的未婚妻在那唱,滿面紅光,非常有風采。

      中間有一個特別短的間隙,苔萊季娜沖進來要吃點東西,看到他說,哦,你來了,我太忙了,接著又沖到臺上去了。這個時候廚房里的那個廚娘看著密庫喬就特別地同情,因為外人看起來就知道他們之間已經是完全不一樣的人。

      所以后來密庫喬聽到外面又是那么一種喝彩聲,巨大的聲浪,他自己也明白了——

      他知道自己為自己的女友找到了道路,而且使她能夠踏著它前進,可是如今她走得那么遠,而他依然原地沒動,只是在一個小城廣場上每一個禮拜日吹奏長笛的小人物,早已經追趕不上她了。

      這時候怎么辦呢,抱怨?憤怒?或者同歸于盡?負面的情緒一出來都會這樣,但是你看,最后密庫喬默默地接受了這一切,把檸檬留下祝福自己的女朋友能夠以后有甜蜜的生活,很有禮貌地跟廚房里的人再見,然后就回故鄉去。

      他知道自己的生活是在那里了,而不是在這里跟女朋友一樣的道路。原因就是他對生活的理解單純、簡單,單純、簡單的人面臨這種大的痛苦的事情的時候,他才有承受力。如果一個復雜的人就不行了,他有方方面面的欲望,各種各樣的原因都會把他壓垮,人就崩潰了。

      不怕錯愛,就看你能不能在這個過程里面讓自己更堅定,讓自己更清晰,讓自己不抱怨這個世界,能夠更加地積極地有勇氣去面向未來的生活,所以我們說錯愛對人來說很有意義。

      錯愛這個問題在我們當代社會里面幾乎每個人都會遇到,你從中學一直到讀了大學、工作,一定會遇到各種各樣的人,然后你會把他想象得很好,你會付出很多,表面上是一個負面的東西,但是你在錯愛中實際上是一天一天地在成長,一天一天地在打開。

      我們人生不可能每一步都踏對,不光是情感,試錯就是成長。在生活里面一般很難指望從初戀一下就達到最后的婚姻,這種概率確實是很小的。

      但是我們也不畏懼去戀愛,不畏懼去愛一個人,因為我們知道在錯愛中我們會有自己的收獲,會相信有自己的力量,而沒有錯愛,你是不能體會的。所以我覺得這也是錯愛對我們現代人來說的一個很高的價值。

      +完整演講稿
      梁永安 共8集
      等待 錯愛
      #社會/2018.06.05
      不怕錯愛。我們人生不可能每一步都踏對。
      評論(26)
      發表評論
      139****7107
      0 1
      講得太好了,非常感謝老師!為我這樣對這方面缺乏認識的人,提供了很多啟示。
      2019/07/29
      回復
      取消 回復
      158****3022
      0 0
      這位老師是教的什么學科?
      2019/07/29
      回復
      取消 回復
      橙汁少女開心
      1 1
      老師講到黑塞那篇婚約的時候跟我當時看的感受很接近
      2019/06/15
      回復
      取消 回復
      189****0855
      0 1
      成長是一生的事
      2019/04/11
      回復
      取消 回復
      查看更多評論

      一席鼓勵分享見解、體驗和對未來的想象,做有價值的傳播。2012年成立于北京,一席現場演講,目前在北京、上海、廣州、杭州、深圳、武漢、香港、臺北等城市舉辦。

      野狼社区